当前位置: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 > 股票金融 > 正文

幽禁部门不应限定私募基金投向,爱戴错位基金

时间:2019-10-04 11:31来源:股票金融
缥缈 缥缈 刘冬 6月26日,新《基金法》,也就是大家常说的老基金法的修订草案,进入“一读”。对此,业界有评论说,“私募基金纳入监管、放松行业管制、强化监管措施”是新《基

  缥缈

  缥缈

  刘冬

  6月26日,新《基金法》,也就是大家常说的老基金法的修订草案,进入“一读”。对此,业界有评论说,“私募基金纳入监管、放松行业管制、强化监管措施”是新《基金法》的“主要看点”。

  6月26日,新《基金法》,也就是大家常说的老基金法的修订草案,进入“一读”。对此,业界有评论说,“私募基金纳入监管、放松行业管制、强化监管措施”是新《基金法》的“主要看点”。

  “作为监管部门,不应去限定私募基金可以投资什么,不可以投资什么。”不久前,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在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的一次讲座上说道。在吴晓灵看来,发改委近日出台的一项通知可能会割裂资本市场。

  其他不论,我个人认为,其实有关“私募(基金)纳入监管”的提法,略有不妥。

  其他不论,我个人认为,其实有关“私募(基金)纳入监管”的提法,略有不妥。

  PE监管不在于投向

  在新《基金法》中,无论对于私募的“界定”、对于私募的经营方式、以及私募的募集对象范围,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内容。

  在新《基金法》中,无论对于私募的“界定”、对于私募的经营方式、以及私募的募集对象范围,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内容。

  近日,发改委出台《关于进一步做好股权投资企业备案管理工作的通知》,该通知的一项内容要求,对股权投资企业和股权投资管理企业参与发起或管理公募或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投资金融衍生品、发放贷款等违规行为的,要通知其限期整改。

  其一,在我国的股票市场,无论是场内市场,还是场外市场,私募(基金)本来就是存在的。

  其一,在我国的股票市场,无论是场内市场,还是场外市场,私募(基金)本来就是存在的。

  这一条要求立即引发了业内的热议。就在今年2月证监会公布的《资产管理机构开展公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业务暂行规定》中,曾允许符合一定条件的PE/VC管理机构申请开展公募证券投资基金业务。

  以现实而论,私募基金与公募基金,存在严格的“边界”以及完全不同的“融资渠道”,这一事实,并不因为“修订案”所增加相关的条款,而有所改变。

  以现实而论,私募基金与公募基金,存在严格的“边界”以及完全不同的“融资渠道”,这一事实,并不因为“修订案”所增加相关的条款,而有所改变。

  PE机构一时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

  私募基金不同于公募基金,最重要的地方,是其构成了市场投资行为的“个性主张”。

  私募基金不同于公募基金,最重要的地方,是其构成了市场投资行为的“个性主张”。

  吴晓灵称,对于私募基金,重要的不是监管其投向哪里,重要的明确委托人和受托人合理地界定好权利义务。作为监管部门,不应去限定私募基金可以投资什么,不可以投资什么。如果把PE投资于未上市企业和已经上市企业截然分开,这对于机构进行资产管理是不利的。

  众所周知,与资本市场的发展历史相比,股票基金,无论私募基金还是公募基金,其实都很“幼稚”,相对而言,公募的不成熟,更多一些。

  众所周知,与资本市场的发展历史相比,股票基金,无论私募基金还是公募基金,其实都很“幼稚”,相对而言,公募的不成熟,更多一些。

  吴晓灵认为,对于私募基金,并不存在着基金投向的监管问题。因为私募玩的是少数人的大额的钱,这些人有自己的风险判断能力,甚至可以聘请财务顾问来把关,因此只需进行宽松的外部监管。

  最近三十多年来,国际市场也只是因为经济发展必须通过资本市场“吸收资源”、“整合资源”、“分配资源”的需要,基金(主要是私募基金)才取代了传统的券商形式(投资银行),成为一种相对重要的私人理财(财富管理)的新机构,而且基金的理财规模也不断扩张。

  最近三十多年来,国际市场也只是因为经济发展必须通过资本市场“吸收资源”、“整合资源”、“分配资源”的需要,基金(主要是私募基金)才取代了传统的券商形式(投资银行),成为一种相对重要的私人理财(财富管理)的新机构,而且基金的理财规模也不断扩张。

  她同时指出,虽然目前绝大多数股权投资基金是以合伙制企业和有限责任公司的形式存在,但它们本质上是一个资金的集合,是信托关系的金融工具。从专业化监管和降低行政成本的角度,金融事务应统一由金融监管部门来监管。

  以美国为例,公募基金的历史也不很长。美国的经济发展以及资本市场的变化,主要依靠“三大趋势”,分别是:以“社会保险”取代“私人储蓄”;以“反对垄断”限制“企业寡头”;以“对冲基金”削弱“私人银行”;而这三项“变革”,是相辅相成的,事实上缺一而不可。

  以美国为例,公募基金的历史也不很长。美国的经济发展以及资本市场的变化,主要依靠“三大趋势”,分别是:以“社会保险”取代“私人储蓄”;以“反对垄断”限制“企业寡头”;以“对冲基金”削弱“私人银行”;而这三项“变革”,是相辅相成的,事实上缺一而不可。

  “发改委在我国VC/PE的最初发展阶段,起到了很好的扶持和促进作用。但发改委的改革方向应该是更多地搞好宏观,减少对微观事情的干预。如果在国务院职能分工当中明确由发改委来管理VC/PE,那么发改委从上到下要建一套系统。这是对监管资源的一种浪费。”吴晓灵说。

  其二,私募与公募,其经营管理、募集资金的模式,完全不同。

  其二,私募与公募,其经营管理、募集资金的模式,完全不同。

  此外,吴晓灵认为,理想状态是对私募基金的功能监管应全都放到证监会,但由于我国目前不是功能监管的框架,而是机构监管的框架,可以做出一定妥协,即银行、保险公司等在从事私募基金业务时,认可其分别由银监会和保监会进行监管。

  虽然在我国目前的情况下,私募与私募基金的市场(资金规模)比例,特别是具体情况,谁都不特别清楚,但从目前市场的交易状况分析,可以判断,其大体上还是比较适当的。

  虽然在我国目前的情况下,私募与私募基金的市场(资金规模)比例,特别是具体情况,谁都不特别清楚,但从目前市场的交易状况分析,可以判断,其大体上还是比较适当的。

  《基金法》为金融统一监管“留有接口”

  股票投资基金说到底,实质只是“集资工具”,而《基金法》所规范的主要目标,其核心应该是保护实际出资者的利益,而不是保护各种募资者利益——对于基金而言,其实就是保护基民,严厉打击“老鼠仓”之类的“内部人”的不法行为,只有立足于此,政府机构的监管,以及各种规范与约束,才是必要的,同时也是必须的。

  股票投资基金说到底,实质只是“集资工具”,而《基金法》所规范的主要目标,其核心应该是保护实际出资者的利益,而不是保护各种募资者利益——对于基金而言,其实就是保护基民,严厉打击“老鼠仓”之类的“内部人”的不法行为,只有立足于此,政府机构的监管,以及各种规范与约束,才是必要的,同时也是必须的。

  今年6月新《基金法》即将施行,吴晓灵从2008年起推动该法的修订。谈到五年修法历程,吴晓灵认为有亮点,也有遗憾,遗憾的是,从最初她所希望的“大修”(将PE/VC在内的所有私募基金纳入进来)变成了“中修”(只把私募证券基金纳入该法)。

  其三,在我国的股市,很久以来,最不规范的是机构的种种“私募”行为,而不是私募基金。

  其三,在我国的股市,很久以来,最不规范的是机构的种种“私募”行为,而不是私募基金。

  吴晓灵称,这次修法的本意和着眼点,在于更好地保护公募和私募投资人的利益。对于私募,不管它的投向如何,需要规范的是委托人和受托人之间的关系,即从法律上名列合同的要件(重要条款、必备条款),让投资人知道把钱委托给基金管理人时需要注意哪些事情。规范基金管理人的行为,并给私募基金以类财团法人的地位,避免重复征税。

  私募的要点,在于“一对一(新基金法:私募不得使用公众传播媒体形式或者讲座、报告会、分析会等方式进行公开性的宣传和推介)”,那么,如果一个融资者采用私募,即向特定对象进行“一对一”的募资,且其所取得的资金量,只需要大到其收益可以覆盖双方的资金成本,也就可以了。

  私募的要点,在于“一对一(新基金法:私募不得使用公众传播媒体形式或者讲座、报告会、分析会等方式进行公开性的宣传和推介)”,那么,如果一个融资者采用私募,即向特定对象进行“一对一”的募资,且其所取得的资金量,只需要大到其收益可以覆盖双方的资金成本,也就可以了。

  2012年12月,经过三读后《基金法》正式出台。吴晓灵认为,新基金法有四个亮点:把私募基金纳入了调整的范围,为非公开募集的管理人从事公募管理业务和公募管理人从事非公开募集业务打开了通道,加强了对基金份额持有人利益的保护,以及避免基金层面的重复纳税。在新《基金法》正式落定后,证监会出台了一系列旨在铺开了中国大资产管理市场的规定。

  因此,私募的选择权,在于市场,私募基金,首先是体现了投融资双方的“个性主张”,不能牵扯到其他的利益方,无论其失败或者成功,概与他人无关。

  因此,私募的选择权,在于市场,私募基金,首先是体现了投融资双方的“个性主张”,不能牵扯到其他的利益方,无论其失败或者成功,概与他人无关。

  然而,由于各方对于证券定义的狭隘理解,PE/VC没有纳入到基金法中。“大家特别怕把证券的定义扩展了,似乎一扩展证券的定义,就等同于扩展证监会的监管权。但事实上,证券就是持有人权益证明书,真正有效率的权益交易往往要份额化,这本身就是证券。”

  其四,基金作为一个靠市场行情吃饭的行业,其实它是做不大的;无论《基金法》怎样修改,成也行情,败也行情。

  其四,基金作为一个靠市场行情吃饭的行业,其实它是做不大的;无论《基金法》怎样修改,成也行情,败也行情。

  与此同时,吴晓灵认为,从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来看,把VC/PE监管权放在证监会也有利于监管统一。很多企业在公开发行上市之前,都要在场外市场经过两三轮融资才长大,VC/PE作为资金管理者,也是场外市场重要的机构投资人。如果能够把VC/PE的监管权都归在证监会,更有利于多层次资本市场行为主体的监管和规则的统一。

  事实上,在最近几年,我国的基金行业,不是没有产生过“发展机构投资者”的大环境。

  事实上,在最近几年,我国的基金行业,不是没有产生过“发展机构投资者”的大环境。

  尽管PE/VC未能明确入法,但吴晓灵称本次修法为统一监管仍留下了“接口”和“空间”。

  比如股改之后的2006年和2007年,那是何等壮观的“牛市大潮”,公募的总规模,接近3万亿元,此后至今,只有5年,无论公募,还是其他市场机构,“机构投资者始终发展不大”,基金行业的市场规模“越做越小”——史上最牛的“大牛市”,五年基本归零。

  比如股改之后的2006年和2007年,那是何等壮观的“牛市大潮”,公募的总规模,接近3万亿元,此后至今,只有5年,无论公募,还是其他市场机构,“机构投资者始终发展不大”,基金行业的市场规模“越做越小”——史上最牛的“大牛市”,五年基本归零。

  根据《基金法》第95条第2款,非公开募集基金财产的证券投资,包括买卖公开发行的股份有限公司股票、债券、基金份额,以及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规定的其他证券及其衍生品种。

  问题恰恰是出在这个市场本身,长期以来,过于纵容机构投资者的短视行为,过于纵容了企业融资、机构扩容——有什么样的市场,就有什么样的机构,“过度管制”与“假装有保护”一样,只能蒙一时,哪能到永远?

  问题恰恰是出在这个市场本身,长期以来,过于纵容机构投资者的短视行为,过于纵容了企业融资、机构扩容——有什么样的市场,就有什么样的机构,“过度管制”与“假装有保护”一样,只能蒙一时,哪能到永远?

  “包括”意味着可以涵盖其他证券,包括公开发行但未上市的股权。与此同时,这一条款还授权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可以拓展证券的范围,将认定证券的权力由《证券法》中的“国务院”下放给了“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

  如果一个证券市场的“各种丑闻”,总是“不断有来”,而且还得不到公正、公开的惩处与打击,如郭树清主席所说——连“菜市场”也不如,进场“偷菜”的,多过“买菜”的;结果不问可知,市场指数只能是“越走越熊”;机构与基金,只能是“越活越抽抽”!

  如果一个证券市场的“各种丑闻”,总是“不断有来”,而且还得不到公正、公开的惩处与打击,如郭树清主席所说——连“菜市场”也不如,进场“偷菜”的,多过“买菜”的;结果不问可知,市场指数只能是“越走越熊”;机构与基金,只能是“越活越抽抽”!

  此外,《基金法》还规定了对非公开募集基金的管理人进行规范的具体办法,由国务院金融监督管理机构依照本章的原则制订。“这个实际上就把非公募机构的监管权全部都给到了金融监管机构。”吴晓灵说。

  其五,新《基金法》其实并未放开“私募”。

  其五,新《基金法》其实并未放开“私募”。

  “证券市场金融产品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把具体产品的监管权力给到证监会有利于未来资本市场发展的。”吴晓灵说。

  在我看来,新《基金法》的唯一进步,其实就是把私募写了进来,很少涉及其他(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这当然可以算是“新法”的特点之一)。

  在我看来,新《基金法》的唯一进步,其实就是把私募写了进来,很少涉及其他(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这当然可以算是“新法”的特点之一)。

  其实在任何市场,私募都不是公募的“外延”。私募更看重的是交易过程中的“绝对收益”,对于我们这样一个总体的市场化发展程度尚在“初级阶段”;政策调控的进程与力度,完全“不可预期”;而一切可以上市交易的卖方资源,皆在政府控制的各种机构的手中;这样的市场,恐怕还谈不到“规范私募”与“监管私募”。

  其实在任何市场,私募都不是公募的“外延”。私募更看重的是交易过程中的“绝对收益”,对于我们这样一个总体的市场化发展程度尚在“初级阶段”;政策调控的进程与力度,完全“不可预期”;而一切可以上市交易的卖方资源,皆在政府控制的各种机构的手中;这样的市场,恐怕还谈不到“规范私募”与“监管私募”。

  至于说公募基金的“报备制”,应当说只是出于对国际相关法规以及证券市场历史传统的尊重而已,拜托一下各位,如果是私募,就更无须任何审批——这个原则,其实就是大家经常说的证券市场的“Grandpa Rule”(“老祖父的规则”)——如果没有私募,世界上从哪里来的证券市场?

  至于说公募基金的“报备制”,应当说只是出于对国际相关法规以及证券市场历史传统的尊重而已,拜托一下各位,如果是私募,就更无须任何审批——这个原则,其实就是大家经常说的证券市场的“Grandpa Rule”(“老祖父的规则”)——如果没有私募,世界上从哪里来的证券市场?

  新《基金法》虽然距离我们越来越近,但是基金本身,已经距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新《基金法》虽然距离我们越来越近,但是基金本身,已经距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中国经营报微博:

    中国经营报微博:

欢迎发表评论

欢迎发表评论

分享到:

分享到:

;););););)

;););););)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编辑:股票金融 本文来源:幽禁部门不应限定私募基金投向,爱戴错位基金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