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 > 电子商务 > 正文

八仙岭农商户冲锋IPO,药都农商家IPO七道坎

时间:2019-10-04 12:58来源:电子商务
3月底,来自安徽的亳州药都农商行披露IPO招股书,成为十余家拟上市银行大军中的一员,其450亿元的规模,只能算队伍中的小个子。 日前,河北邢台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在

3月底,来自安徽的亳州药都农商行披露IPO招股书,成为十余家拟上市银行大军中的一员,其450亿元的规模,只能算队伍中的小个子。

日前,河北邢台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在新三板挂牌,转让方式为集合竞价转让。加上之前已经挂牌的一家城商行、三家农商行和三家村镇银行,新三板银行股增至八家。

又一家农商行冲刺IPO。

作为全球最大的中药材集散中心,安徽亳州被称为中国药都之首。亳州药都农商行也对外宣称,以三农和中小企业为重点服务对象。

截至2017年末,邢农银行的资产总额为136.19亿元,和已挂牌新三板的喀什农商行资产规模相当。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邢农银行近两年的营收和净利润增长状况较好,2017年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6.12亿元和2.52亿元,分别较2016年增长了32.71%和47.84%。不过,其不良率在2017年也有较大攀升,截至2018年3月末,邢农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为2.48%。

近日,安徽马鞍山农村商业银行公布了招股说明书。招股书显示,该行拟在深交所上市,拟发行不超过5亿股,发行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提高资本充足率。

但是,斑马消费分析其招股书发现,亳州药都农商行个人贷款占主流,个人经营性贷款和消费类贷款占据绝大部分份额,这也让该行贷款不良率飙升。

记者注意到,邢农银行股东持股比例较为分散,在其前十大股东中有五家房地产企业,同时,银行高管中多人有房地产公司的兼职职务。

招股书显示,虽然马鞍山农商行资本充足率处于较高水平,但一直处于下滑状态,且该行3年来不良贷款率均超过2%,远高于全国银行业的平均水平。其中,该行保证贷款不良率较高。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2015-2017年3年中,该行保证贷款不良贷款率分别为5.17%、6.23%和5.17%。

持续走高的贷款不良率、不尽合理的业务结构以及陈旧经营模式等因素,或都会成为该行IPO路上的绊脚石。

近年不良贷款率有所上升

“这类贷款有点类似于信用贷款,最大区别在于多了担保人。如果出现不良,这类贷款处置难度很大,保证人顺利代偿的案例少,保证人通常会逃避债务。”5月17日,一股份制银行对公业务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现在银行都不太乐意做保证贷款类业务,除非担保人实力雄厚。

相较于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底子薄、风控能力差的农商行一直是不良率畸高的重灾区。2016年的数据显示,前三类银行的不良率分别为1.68%、1.74%、1.48,而农商行的不良率达到2.49%。

作为一家农村商业银行,利息净收入是邢农银行最主要的收入来源,2016年度、2017年度和2018年一季度利息净收入分别占总营业收入的89.80%、86.84%和90.04%。2017年的利息净收入为5.31亿元,较2016年的4.14亿元增加28.35%,2018年一季度的利息净收入为1.43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马鞍山农商行经历了从农信社到农合行,再到农商行的转变历程。2009年6月,该行获批股份制改造,并更名为“马鞍山农商行”,是安徽省首家挂牌的农村商业银行。

这么看来,亳州药都农商行的不良率水平已经算是“行业清流”了。2014年-2017年前三季度,该银行的不良率分别为0.61%、0.79%、1.16%、1.21%。

邢农银行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2016年、2017年、2018年一季度其营收分别为4.61亿元、6.12亿元、1.5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71亿元、2.52亿元和8569.31万元。在营收大幅增加的情况下,2017年度的净利润较2016年度增加了8158.49万元,增幅为47.84%。

设立以来,马鞍山农商行先后通过未分配利润转增股本、增资扩股等方式三次变动了注册资本,从成立之初的3.4908亿元升至目前的15亿元。

不过,亳州药都农商行的不良率最近3年直接翻倍,还是令人有些捉急啊。

从盈利指标来看,邢农银行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一季度的净息差分别为4.15%、4.38%和5.05%,逐年增加,高于银保监会公布的2018年一季度末农商行平均净息差2.85%。

今年4月,安徽银监局批复同意安徽马鞍山农商行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并上市申请,募集资金用于充实资本金。这是今年以来第二家获安徽银监局批准上市的农商行。2018年1月,安徽亳州药都农商行率先获批,并在3月下旬向证监会递交IPO招股说明书。

斑马消费分析亳州药都农商行的不良贷款分布发现,个人经营类不良贷款额度3年增加了十倍,导致银行不良率急剧攀升。

从贷款投放来看,公司贷款占绝大部分,截至2016年末、2017年末和2018年3月31日,公司客户贷款和垫款的占比分别为91.08%、87.90%和87.35%,余额分别为50.33亿元、56.83亿元和59.72亿元。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3月12日,马鞍山农商行共拥有1526户股东,其中法人股东92户、自然人股东1434户,没有控股股东和实控人。

近几年,亳州药都农商行依靠个人经营类贷款迅速做大规模。那么,随着将来规模的继续扩大,不良率是否会像脱缰野马一般?

不良方面,邢农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从2016年的1.87%上升到了2017年的2.54%,今年一季度末为2.48%。2017年的不良贷款集中在批发和零售业,其次是制造业。2018年一季度制造业不良贷款占比上升到43.46%,批发和零售业不良贷款占比降至30.83%。

从股权结构上看,该行前十大股东中,国有企业较多。持股比例在5%以上的股东中,江东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作为国有独资企业位列该行第二股东,持股比例接近10%;安徽安联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安徽安振产业投资集团两家国企则分别以5.13%、5%的持股比例,分列第三、第四大股东。该行第一大股东是民营企业盛世达投资有限公司,其持股比例略高于江东控股集团。

这些年,银行发展非利息收入成为趋势,整个银行业的非利息收入占比为两成左右,多家上市银行为体现竞争力,非利息收入在30%以上,民生银行 甚至达到40%。

邢农银行在公开转让说明书中表示,制造业属于大行业,近年来全国的传统制造业都不景气、市场低迷,且在国家对生产制造业的环保要求趋紧的环境下,邢台市地区属于京津冀地区,环保政策要求更紧,邢台市的钢铁、玻璃等传统制造业以及产能过剩产业较多,新兴制造业较少,因而导致其制造业不良贷款每年都较多,占比较大。

2015-2017年三年间,马鞍山农商行共发生342笔股份转让,涉及股份数占该行现有股份总数的18.87%。其中,最大的一笔股份转让,是当时的中小板企业方圆支承两年前将所持的马鞍山农商行3%股权悉数转让给上海威都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涉及股份数4500万股。

原因很简单,利息收入受利率变动和经济周期影响,具有不稳定的周期性特征,且坏账风险较大,非利息收入相对稳定,安全,利润率通常更高。

和新三板已挂牌银行相比,邢农银行的不良率较高,截至2017,新三板挂牌的三家农商行中,汇通银行不良率0.92%,喀什银行2.32%,如皋银行1.73%。

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年底,该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7.78%、14.81%和14.81%。虽然资本充足率仍高于监管红线,但与2015年末24.27%、20.36%、20.36%的数据相比,资本充足率下滑明显,也显示出马鞍山农商行面临着资本压力。

但是,亳州药都农商行似乎对此并不感冒,一门心思干着自己起家时候的纯放贷业务。

研究总监付立春此前曾向记者表示,和其他企业一样,挂牌新三板对于银行品牌形象、知名度、社会认可度都有比较明显的提升。但新三板也具有注册制包容性的特点,里面企业分化非常严重。

“这个数据在银行中属于不错的,但与两年前相比,资本充足率下滑的速度有些快,可能该行还处于快速扩张期吧。”一股份制银行研究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2014年-2017年,该银行的利息净收入分别为7.70亿元、9.19亿元、12.16亿元、10.72亿元,分别占当年营业收入的97.52%、98.25%、94.15%、97.58%。

从资本充足程度来看,近年来邢农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呈现逐步提升的趋势。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一季度的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06%、17.64%、18.18%,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与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均为11.93%、13.93%、14.44%。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末,马鞍山农商行在甘肃兰州、江西赣州、河北廊坊等全国多地共设立了21家村镇银行,与该行全部总分支机构总数56家相比已接近一半。

农商行大多偏居县市,体量小、人才结构不够健全,利息净收入的占比普遍较高。

前十大股东中一半为房企

马鞍山农商行表示,考虑到该行发起设立的村镇银行资产规模的不断扩大及业务创新等将持续消耗本行资本,同时鉴于监管要求日趋严格,仅靠内源补充难以维持健康的资本充足程度,未来几年该行将面临较大的资本补充压力。待成功上市后将通过发行普通股、优先股等资本工具补充一级资本,增强风险抵抗能力。

但近年密集上市的农商行们,均在IPO期间大力发展非利息收入,且都取得不错的成绩,大多将利息净收入的占比控制在九成以下。

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自2013年以来,邢农银行已完成4次增资,包括资本公积转增股本、募集新股等方式。截至2018年3月31日,该行股东权益合计13.67亿元,其中股本达到8.14亿元,资本公积8759.3万元。

截至2017年末,马鞍山农商行资产规模551.38亿元,较年初增长13.94%;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1.94亿元,较年初下滑10.16%;全年实现净利润4.83亿元,同比增长9.23%。

大额贷款几乎都流向房地产

从股权架构来看,邢农银行各股东持股比例较为分散,持股比例超过5%的股东有两个,分别是富兴房地产和家乐园集团,两者持股比例均为5.35%。由于没有任何单一股东能对公司决策形成实质性控制,该行目前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值得注意的是,该行高度依赖息差收入。数据显示,2017年该行利息净收入为11.55亿元,占全部营业收入比高达96.78%。据梳理,这一数据在2016年为81.63%,2015年该行利息净收入占营业收入比也高达96.6%。

亳州药都农商行定位为“服务三农市场,服务中小微企业”,但斑马消费分析该行的贷款流向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记者注意到,邢农银行的前十大股东中有五家房地产企业,分别是:富兴房地产、河北中鼎房地产开发股份有限公司、河北凰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邢台市中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邢台龙湖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这也是很多地方性银行的通病,高度依赖息差收入,面临比较大的转型压力。”上述银行业人士分析道。

按行业分,占据亳州药都农商行贷款前三的分别是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房地产业。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五家房地产公司中有四家公司的管理层均涉及邢农银行的高管或其近亲属。具体来看,已在富兴房地产任职近20年的董事长兼总经理郝京茂,目前是邢农银行的监事之一;河北中鼎房地产开发股份有限公司监事郭剑飞目前是邢农银行的董事之一;河北凰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闫士杰则是邢农银行董事闫博的父亲。此外,邢农银行的董事马国庆持有邢台市中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96%的股权,并担任该公司执行董事和总经理。

资产质量方面,截至2017年年底、2016年年底和2015年年底,马鞍山农商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32%、2.75%及2.62%。而根据银监会披露数据,2017年、2016年和2015年,国内商业银行整体不良贷款率为1.74%、1.74%和1.67%。该行连续三年不良贷款率水平均高于同期全国商业银行整体水平。

图片 1

细看邢农银行的高管背景,其中多人都有房地产公司的兼职职务在身。记者梳理发现,截至2018年7月,邢农银行共有15名董事以及11名监事,而这其中分别有7名董事以及5名监事在房地产公司中兼任职务,职位大多为执行董事及总经理。

马鞍山农商行解释称,主要是由于马鞍山传统产业占比较大,在经济下行周期内影响较深,产业结构调整相对滞后,在本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去产能压力较大。

这可能反映得并不是十分明显,毕竟,亳州药都农商行以个人经营性贷款业务为主,频次高、单笔金额小,或许前十大借款方,更能看出其主要贷款流向。

从贷款投放来看,房地产业是邢农银行第四大贷款投向,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一季度的房地产贷款占比分别为9.6%、10.13%和9.93%。

报告期内,马鞍山市正处于资源型城市转型的期间,外部宏观经济形势较为严峻,传统产业链上下游的公司贷款及个人经营性贷款整体违约率也伴随提高。受此影响,该行的部分授信业务也发生风险,影响到该行整体信贷资产质量。

2014年-2017年前三季度,亳州药都农商行的前十大单一借款人中,房地产公司和建筑商的数量分别为3家、6家、4家、3家,近几年最大的几个单一借款人几乎都是房地产及相关行业的。

记者注意到,邢农银行的关联交易中房地产公司亦是频频现身。公开转让说明书中显示,有关该行信贷业务的关联交易涉及15家公司,当中有7家公司均属于房地产行业,截至2018年3月31日,这7家房地产公司的信贷资产余额合计2.45亿元,在关联交易整体信贷资产余额中占比超过四成。

招股书显示,2017年以来,该行加大了不良贷款的转出和核销力度。2017年该行核销不良贷款金额为33721.1万元,比2015年和2016年两年核销金额总数还多,不良贷款核销笔数,也从2016年的41笔上升为2017年的432笔。

大笔银行资金流向房地产,其实这也没什么,亳州药都农商行本可以大方承认,但这可能让亳州农商行失去“药都”特色,上市的故事就少了一点传奇色彩。

从邢农银行的贷款集中度来看,截至2018年3月31日,该行前十大单一借款人中,邢台邺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另外三家邢台当地企业贷款余额相同,并列第二位单一借款人。

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马鞍山农商行不良率居高不下,与其贷款结构有很大的关系。截至2015年末、2016年末和2017年末,该行中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分别为59.48亿元、69.63亿元和81.87亿元,占比88.04%、84.51%和91.75%。

而且,正是批发和零售业、房地产业的不良率,拉高了该银行的整体不良率。2017年前三季度该银行批发和零售业的不良率为2.51%;房地产业2016年的不良率达到3.02%。

数据显示,报告期末该公司贷款在邢农银行贷款余额为5900万元,占贷款总额的比例为0.86%,占资本净额的比例为3.7%。此外,数据显示,康永革是邢台邺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值得一提的是,他也是邢农银行的监事之一。

分类别看,该行不良贷款中保证贷款不良率较高。2015-2017年三年中,该行保证贷款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3.81亿元、4.92亿元和5.04亿元,呈逐年增长态势,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5.17%、6.23%和5.17%。

上面提到,亳州药都农商行的贷款中,个人贷款占比较高。

马鞍山农商行在招股书中有所解释,一方面是因为保证贷款的客户主要为中小企业,对国内经济下行的整体抵抗力较弱;另一方面保证贷款的特性导致了银行处置不良贷款难度较大,化解周期较长。在借款人欠缺还款能力的情况下,如果保证人财务状况显着恶化,可能导致其履行保证责任的能力大幅下降,该行也会遭受损失。

截至2017年9月30日,亳州药都农商行向个人客户发放的贷款余额为181.42亿元,占该银行贷款总额的76.96%。

“保证类贷款,如果出现不良,涉及的企业会很多,导致互相担保的企业出现问题,最典型就是江浙地区和佛山的钢材贸易。”上述股份制银行人士说,比如两个企业互保,一个出问题了,另外一个没事,但没事的那个肯定不想还钱,宁愿转移资产,或者宣布破产。

其中,以个人经营性贷款为主。2014年-2017年前三季度,亳州药都农商行发放的个人经营性贷款分别为54.55亿元、67.90亿元、95.05亿元、102.73亿元,占当年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的比率分别为52.76%、47.99%、45.25%、43.58%。

值得注意的是,马鞍山农商行在省内外的不良率差异较大。截至2017年末,安徽省内不良贷款金额占比为57.77%,省外占比为42.23%,但省外的不良贷款率却远远高于省内。该行省外贷款不良率高达5.93%,而省内贷款不良率仅为1.61%。

图片 2

据该行招股书透露,其省外不良贷款率高于省内的主要原因是异地展业造成的。一方面,报告期内,该行设立村镇银行的部分省外地区受特定事件影响,爆发违约事件,降低该地区信贷资产质量;另一方面,该行在各地村镇银行大力推广小微企业贷款业务,由于小微贷款通常呈现单笔额度较小、数量分散的特征,因此影响了风险控制的效果。

个人经营性贷款复杂程度较高,“因此,各银行一般只在经济环境好,市场潜力大,管理水平高,资产质量好,且个人贷款不良率较低的分支机构中挑选办理个人经营类贷款。”

个人经营性贷款一般用于小微企业,而小微企业的经营风险较高。可能正是以为这些原因,导致亳州药都农商行个人经营性贷款的不良率达到2.11%,成为拉高该银行不良率的主要因素。

这几年,大家闻消费贷色变。

亳州药都农商行的个人贷款占据绝大部分,个人贷款中的消费类贷款仅次于个人经营性贷款,远远高于住房按揭贷款和信用卡。

图片 3

2014年-2017年前三季度,亳州银行发放的消费类贷款分别为32.30亿元、34.32亿元、52.56亿元、74.96亿元,占当年银行贷款余额的比率分别为31.24%、24.25%、25.02%、31.80%。

同行业中,常熟银行2017年上半年,消费类贷款占当年贷款余额的比率为11.42%,江阴银行2017年的占比仅为1.79%。

亳州药都农商行的业务集中在安徽亳州,其股东也集中了安徽亳州本地的国资大户,包括古井集团、金地房地产、建安集团等;另外,亳州药都农商行的股东还包括一千多个自然人。

图片 4

历史原因造成了这种股权关系过于复杂的局面,导致亳州药都农商行的股权转让特别频繁。数据显示,2012年-2017年,亳州药都农商行共发生了493次股权转让,设计股份 1.77亿股,占总股本的17.39%。

转让方式包括无偿转让、死亡继承、协议转让、司法裁判等,其转让价格在1-6.06元不等,部分股权转让价格未披露或为0。

因为公司股权太过分散,若缺乏有效的控制,或酿成了各种潜在风险。比如说,目前有接近29%的公司股票被质押,另有880万股被司法冻结。

图片 5

蹊跷转让所持银行股权

银行真的是躺着赚钱,难怪那么多民营资本都踊跃地参与到民营银行的风口中来。

2014年-2017年前三季度,亳州药都农商行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90亿元、9.35亿元、12.91亿元、10.5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36亿元、3.24亿元、4.29亿元、4.82亿元。

除了自身50%左右的净利润赚到盆满钵满,亳州药都农商行还持有太和农商行、蒙城农商行、涡阳农商行的股权,2017年,亳州药都农商行转让了所持的利辛农商行股权。

太和为安徽省阜阳市下辖县,蒙城、涡阳、利辛分别为安徽亳州下辖县。

这些银行股权多为公司在2013年-2014年购置。尽管均为县级农商行,但这些银行每年均能获取数亿或近亿净利润。

因此,2017年亳州药都农商行以4200万元转让所持的利辛农商行的股权,显得颇为蹊跷。毕竟,持有这部分股权,每年的分红就有数百万元。

编辑:电子商务 本文来源:八仙岭农商户冲锋IPO,药都农商家IPO七道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