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 > 电子商务 > 正文

年过18岁的携程如何沦落成全民公敌,818携程那个

时间:2019-09-15 07:26来源:电子商务
1999年成立的携程,在2017年恰恰18岁。然而,恰恰是在这个意味着成熟与责任的年龄,携程却因捆绑销售、高价退改签、大数据杀熟、竞价排名,甚至是与主业无关却引发全民关注的“亲

1999年成立的携程,在2017年恰恰18岁。然而,恰恰是在这个意味着成熟与责任的年龄,携程却因捆绑销售、高价退改签、大数据杀熟、竞价排名,甚至是与主业无关却引发全民关注的“亲子园虐童事件”,陷入了深深的舆论漩涡。

黄金假期,跟一位很要好的朋友一块吃饭,他的东家就是途家网,局间闲聊起途家和携程难舍难分的情缘,不禁引起了我想研究研究携程的冲动。

最近,途牛一句“真的说走就走,就在途牛机酒”正式跟携程宣战,打响了今年OTA市场最大的一场战役的第一炮。

去年10月,艺人韩雪在微博炮轰携程捆绑销售、酒店订单被转卖、海外地接违规等问题,并称向携程投诉之后,除了一句道歉别无其他。随后引来网友的纷纷吐槽。

在互联网的浪潮中,携程可以称得上是一朵传奇的浪花,在国内的旅游业,是当之无愧的No.1,也曾经创造过中国互联网的奇迹。yee读“携程”,将从以下几方面进行分析:

说到携程,其实还有蛮多有意思的事儿,今天我们就一起来818。

今年3月,先是有网友爆料某在线旅行网站利用大数据“杀熟”,随后部分网友利用自己手机和朋友手机上的携程APP,发现搜索一张机票,常客的价格竟然比普通用户的价格贵。于是互联网上再次迎来一波对于携程的声讨。同在3月,有媒体爆出一位消费者在携程上退票,本来6000多元的机票,在下单20分钟左右退票,竟被告知收取9000多元的退票费。

一、何为传奇?

季琦在1997年9月份,创办了上海协成科技有限公司,从名字就能看出来,他对于xiecheng这个发音真是情有独钟,可以说协成就是携程的上辈子哈哈。

最近被媒体冠之以“全民公敌”标签的携程,发布了一封股东公开信。在这封信中,携程再次强调了“以客户为中心”的业界一流服务能力以及未来全球化的公司战略等等。这份携程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梁建章以及CEO孙洁联合署名的股东公开信,或可以在携程股价节节下行之时,打消股东们的疑虑。那么携程的用户呢?他们是否会因为一封股东信而再次提升对于携程的好感度?

二、明星创始人

1999年3月份的时候,季琦在一次交流会上认识了梁建章。这个时候的梁建章是Oracle(甲骨文)公司的中国区技术总监,乔治亚理工学院计算机硕士毕业。两人一拍即合,打算涉猎旅游行业,那一年,人们生活水平还不想现在,所以旅游并不像现在是个大众的话题,而他们敏锐的嗅觉觉察到了几年后甚至十几年后的市场,于是,联合了沈南鹏和范敏,组成了著名的携程四君子,投资200万人民币于10月份创建了携程旅行网,总部位于上海。

对于年过18岁的携程来说,这或许并不是偶尔。虽然携程与国内大多数知名互联网企业一样,均诞生于1999年前后,但从创业伊始,携程的骨子里就携带了更强的资本基因。

三、创始人的胸怀

2000年11月,运营不到1年的携程,成功并购了当时国内最早最大的电话订房中心——北京现代运通订房中心,现代运通也是国内第一家800免费电话订房中心。这一并购,让携程成长成为国内最大的酒店分销商。

1999年互联网的龙卷风从美国纳斯达克刮到了中国。这一年的春天,携程的四位创始人在上海徐家汇 的鹭鹭酒家坐在了一起。他们分别是:甲骨文中国区技术总监梁建章、上海协成高科技公司CEO季琦、德意志银行亚太区总裁沈南鹏,还有上海旅行社总经理兼新亚酒店管理公司副总经理范敏。

四、商业模式

2002年3月,携程并购了北京海岸航空服务有限公司,这是当年最大的散客票务公司,携程依靠这次并购,建立起全国统一的机票预订服务中心。

这四位资质禀赋不俗的理工男,在不同的领域各有所长。其中,1969年出生的梁建章少年时代的绰号为“大头神童”,14岁开发了电脑写诗程序,初中没毕业便考入了复旦大学计算机专业本科少年班。1989年,梁建章从乔治亚理工学院电脑系硕士毕业,之后于1997年回国担任甲骨文中国区技术总监。

五、天赐良机----竞品的懵逼

2003年12月9日,纳斯达克钟声的敲响,代表着携程的上市,而首日88.6%的超高涨幅,让携程成为纳斯达克三年来开盘涨幅的最高股。

1966年出生的季琦此时已经完成在IT界的第一次创业,凭借一手综合布线、系统集成、软件开发的硬技术,在自己创办的协成公司掘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六、以小吃大

此后的日子,携程一直以老大哥的身份占据着OTA的市场,而争斗一直在进行着,我们先撇开不说,来说说八卦吧哈哈。

沈南鹏1967年出生于浙江海宁,1989年从上海交大应用数学系毕业之后,考入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数学系,后又转入耶鲁大学攻读MBA.1999年的沈南鹏已经混迹于华尔街多年,当时正担任德意志摩根建富董事。

七、分久必合----合并去哪儿

梁建章建立起携程后,担任了携程的CEO,后来因为要去攻读斯坦福的经济学博士而离开了携程一段时间,这个经济学博士功成身就回来,在2012年11月,提出了停止计划生育的意见和建议,没错,一切都是从他开始的。后来他又回到了携程,从范敏手中把CEO的位置要了回来。而范敏呢,是我这次不会去8的人,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个人,一会儿会说到。

范敏作为季琦和沈南鹏在上海交大的校友,到1999年之时,已经在旅游系统从业10年,当时范敏已经是某国企的总经理。

一、何为传奇?

2001年8月,携程内部成立了唐人酒店公司并设立了如家这个酒店品牌名称。2002年,季琦和沈南鹏一起被派去开拓如家品牌市场。如家酒店相信大家都听过吧,如家酒店集团还包括如家、和颐、莫泰以及云上四季。

梁建章懂技术、沈南鹏是资本高手、季琦在创业方面具备成功经验而范敏对于旅游业十分熟悉,携程的这一创业组合,也被称为“创业第一天团”。恰是在这个“第一天团”的推动下,仅仅4年之后的2003年,携程成功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携程,1999年6月创立,2003年12月在纳斯达克上市,仅仅用了4年。(期间正值互联网寒冬)。

2004年百安居副总裁孙坚以职业经理人的身份出任如家酒店集团CEO至今,季琦突然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仅仅过去了几个月,季琦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野中,而此时的他,创办了汉庭酒店集团(现在的华住酒店集团)并出任CEO至今,华住酒店集团旗下的酒店品牌包括禧玥、全季、星程、汉庭、海友、漫心等,是不是很耳熟。

即便在今天,一家互联网初创企业能够这么迅速的在美国上市,也有些不大可能。而携程在美国纳斯达克顺利上市,显然除了其本身的商业模式获得美国投资者青睐以外,与创始人团队谙熟美国资本运作规则也具有十分密切的关系。

携程孵化的如家,2002年创立,2006年10月在纳斯达克上市,又是仅仅4年。

接下来说说沈南鹏,这个可不简单。92年于耶鲁大学商学院硕士毕业,之后在花旗银行任职。1999年四人一起创立携程后,沈南鹏出任携程的CFO。

2005年,季琦和沈南鹏相继离开公司。2006年初,一直担任公司董事长兼CEO的梁建章认为携程“各方面都上了正轨、产品完善、竞争对手也基本被压制住”,于是辞任CEO一职,并赴美攻读经济学博士。有数据表明,2006年携程占据约56%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二的艺龙仅占有18%的市场份额。更加重要的是,携程的市场份额还在迅速增长。2006年携程净营收7.8亿元,同比增长49%。

硅谷有句老话:“一次成功是你运气好,两次成功才说明有真功夫”。成功很难复制,就算是给你同样的条件,原班人马,谁也不敢保证二次创业就一定能成。创业成功的团队固然有很多优秀的品质值得借鉴,但同样也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在里头。就冲这点,的确该给携程点个赞。

2005年9月,媒体口中那个在携程大材小用需要找寻更大发展空间的他与张帆一起创立了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也许你没听说过红杉资本,但他投资的项目你肯定听过,前后投资的项目包括新浪、阿里巴巴、京东、唯品会、豆瓣、高德地图、奇虎360、大众点评、快乐购,甚至还有匹克运动等等等等。

然而市场变化莫测,到了2012年,情况发生了变化。当时,去哪儿等旅游垂直搜索软件不断分流携程的流量;而处于“千年老二”位置的艺龙,通过酒店预订、团购等找到了发展的新突破口。此外,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其他与旅游、机票相关的应用跃跃欲试,成为分流携程客户的潜在竞争者。

二、明星创始人

前面说了,范敏咱不说了,说说另一个人,他叫郑南雁。

2012年底,携程净营收42亿元,同比增长19%。与此同时,艺龙净营收7.44亿元,同比增长27%;去哪儿营收5.02亿元,同比增长92%。虽然在数量上,艺龙和去哪儿还没能够与携程抗衡,但是二者的增速却都高于携程。

携程网一共有4位创始人:季琦、范敏、梁建章、沈南鹏。

2000年,郑南雁加入携程,担任携程副总裁兼华南区总经理。2005年,一个“累”字让他离开了打拼多年的携程,而他并没有闲着,很快就创办了7天酒店集团(现在的铂涛酒店集团),而旗下的品牌也包括大家耳熟能详的7天连锁、铂涛、丽枫、喆·啡。

此种情况下,2013年,梁建章在卸任董事长6年之后回归携程,开始了携程的资本收割之旅。

季琦:上海交通大学,带领如家纳斯达克上市,创办了汉庭(现华住集团)。

2013年6月,在资本市场运作不太顺畅的7天酒店集团从美国退市,仅仅过了一个月,郑南雁创办的的铂涛酒店集团联合红杉资本,完成了对7天的私有化收购。

从2010年开始,艺龙与携程之间的价格战就节节升级。当时以挑战者姿态出现的艺龙,不惜以亏损来与携程争取份额。时任艺龙CEO的崔广福当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董事会认可利润换市场份额的打法的前提下,只要市场份额在增长,亏损也要打下去。

范敏:上海交通大学,曾任新亚集团上海大陆饭店总经理。

2015年9月,锦江国际酒店集团以100亿人民币收购了铂涛81%的股份,实际上就是完成了吞并,合体后的锦江国际酒店集团瞬间成为了仅次于洲际、万豪、希尔顿的全球第四大酒店集团,这也是中国第一个挤上世界前五强的酒店集团。

早在梁建章回归之前的2012年7月,其就宣布投入5亿美元与艺龙进行价格战。此时,艺龙在酒店预定量不断增长的前提下,营收却在逐步下滑。与之相对应的是,携程的全年销售和市场费用也快速增长。庆幸的是,最终艺龙不堪重负,成为携程的囊中之物。

梁建章:复旦大学,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硕士,曾就职美国甲骨文公司。携程创业成功后,去斯坦福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师从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Gary Becker,现著名人口学专家。

回过头来继续走。

2015年5月22日,携程宣布联手铂涛集团和腾讯收购了艺龙大股东Expedia所持有的艺龙股权,携程出资约4亿美元,持有艺龙37.6%的股权,成为艺龙最大股东。由此,携程控制了酒店领域89%的市场份额。

沈南鹏:上海交通大学,耶鲁大学商学院,华尔街金融从业者,曾就职于花旗银行,现红杉资本中国基金(Sequoia Capital China)的创始及执行合伙人。

2014年4月,携程2亿美元战略投资同程,同时1500万元入股途牛,可以说,那一年,携程成为了OTA名副其实的大哥,四处罩着小弟们。

携程最艰难的一场“战争”,或许是与去哪儿的对决。在合并去哪儿之前,携程与去哪儿共占据了约6到7成在线旅行市场的份额。但从2014年三季度开始到2015年二季度,去哪儿共烧了27.6亿元,其中销售和市场推广费用就达到了17.88亿元。而携程同期的净利润也下跌了超过30%,销售与市场推广费用超过30亿。

所以,很多时候加入一个好的团队,和优秀的人一起工作,可能比自己孤军奋战效果更好。

2015年5月,携程联合铂涛以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艺龙。这期间还有个既可笑又可悲的事儿,就是那时候艺龙原CEO崔广福在确认收购后还跟全体员工发了一封邮件,写着“我们换老板了!欢迎新股东!”,结果,携程委任了新的CEO给艺龙,而崔广福退居后方。话说这携程配给艺龙的CEO,不是别人,是季琦的亲妹夫江浩。前不久,季琦的华住酒店集团因为价格战中对酒店行业造成的损失发起了抵制携程和艺龙的声明。现在倒好,跟老东家叫板了不说,自己的亲妹夫还在老东家。而郑南雁的铂涛集团又是艺龙的第二大股东,又是华住的最大竞争对手,各种关系乱哄哄,各种人脉理不清。

虽然去哪儿在2015年5月拒绝了来自携程的收购要约,但最终去哪儿大股东通过与携程股权置换的方式,间接让携程完成了对于去哪儿的控股。这次收购,携程与相关方进行了超过48个小时的艰难谈判。

最初的股份:季琦、梁建章各自出资20万,各占股30%。沈南鹏出资60万,占股40%。

诸位,说到这里,大家有没有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点,其实OTA市场,有点像是携程那几个开朝元老的天下,打来打去,都是那几个人,搅动着OTA的一片天。

除了艺龙、去哪儿之外,携程在2014年就宣布投资了同程和途牛,此前你死我活的劲敌一时间成为了合作伙伴。随着梁建章利用资本运作的手段实现了去竞争对手的目的,由此携程也获得了“资本收割机”的称号。

三、创始人的胸怀

2015年10月,携程与去哪儿合并,百度出售了去哪儿的股票,换回了在携程25%的控股,好吧,去哪儿就这样默默地被百度卖了。但是其实你们花点心思就能发现,BAT各种吞并投资,已经把整个互联网市场都三分天下了。

事实上,携程的创始人们对于资本的力量有深刻的认识,季琦曾说,“资本的力量非常强大。你能干没用,够哥们没用,有理想没用,会赚钱没用,资本的一纸合同就把你干掉了。”

现在新闻如此发达,我们时不时会收到一些创始人背景豪华,但合作很不愉快的团队的消息。但携程这4位创始人的胸怀应该是比较宽广。

今年第一季度的Q1财政报表显示,携程第一季度经营业收入42个亿,净亏损却达到了16个亿,而其中10个亿的巨额亏损来自于刚吞并不久的去哪儿。

对于携程和梁建章来说,结束了与竞争对手“自杀式”的价格战,或许就意味着携程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对于能够以资本的力量一举拿下竞争对手的携程来说,当前的舆论质疑又算什么呢?

一开始,季琦全职创业,另外三人是兼职创业。

正因为在机票和酒店市场负面冲击下,携程还在思索着下一步该怎么走的时候,途牛出现了,一句“真的说走就走,就在途牛机酒”正式向当年的老大哥宣战。而去年7月,万达35亿人民币投资同程成为第一大股东,而王健林也毫不客气的宣布,万达会在2020年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旅游公司。去年11月,海航5亿美元投资途牛成为最大股东,OTA市场正在默默筹划着一场世纪大战,这场大战,将决定谁才是旅游市场的大哥,而我们,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期待着好戏上演吧。

3更关注股价和利润?

从机会成本的角度分析,最开始:

携程在股东信里说,2017年携程在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取得了很大的成就。2017年,携程总交易额高达560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0%,营业收入268.8亿元,同比增长39%。按照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实现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21.4亿元,经营利润率从2016年的10%增长到2017年的18%。携程说,这“充分验证了我们商业模式的规模优势和高效的管理水平”。

范敏:国企,稳定的工作和家庭生活。

即便是持续不断的舆论危机,即便是携程在股东公开信中强调以客户为中心的价值观,但是看看携程发布公开信的对象以及公开信的内容,不难发现携程更多是把股东放在了首要位置。

梁建章:跨国公司高管。

在公司治理领域,股东、消费者、企业员工还是其他伙伴把谁放在首位,往往每家企业都会有不同的选择。这其中的权衡,对于企业和企业家来说,都是一种考验。

沈南鹏:国际投行运作上亿美元的项目。

着名的互联网企业阿里巴巴是一个将客户放在首位的公司,其十年如一日的在公司内部强调着“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的原则。

季琦对这种情况并没有太大的介意,后来,公司走出了初创期,需要更专业更细致地管理时,季琦在2001年主动让位给梁建章。因为梁建章有担任跨过公司高管的经验,更加懂得现代企业的经营理念和现代化组织结构的管理。

而在2015年以资本的方式完成对于艺龙、去哪儿的收割之后,携程在一端为利润,一端为用户的天平上,其行为更加偏向于利润一边。对于携程来说,或许恰如之前有媒体所言,其并不是看不到持续不断的舆论危机,只是作为中国旅游市场的一家独大者,携程更关注的是收入、利润和市值,并非用户。

而2006年,梁建章又主动退隐,携程由范敏挂帅。

企业是舟,用户是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心中无用户,可能才是携程为何沦落成为全民公敌的真正原因吧。

相比其他公司的政治大戏,携程每次关键性的权利更迭都十分平静。携程很早就建立符合上市公司标准的薪酬委员会,账目清晰,股权明确。

也许“契约精神”和“关系对等”是创业团队成功的关键。

四、商业模式

做生意不要在乎浪潮,而是关注生意本质。

1999年前后,当时的 新浪、网易、搜狐 兴起了门户网站的热潮。其实在最初,携程也走过一段弯路----想做一个旅游信息网。因为当时很多人觉得门户网站的运行逻辑就是:点击率。有了点击率就能融到钱,再拉广告,再继续融资...不断地提高点击率,最后靠点击率和融到的资金把一家公司做上市,然后套现。

当时携程并没有头脑发热,按照上述的模式再走一遍,而是思考生意的本质是什么?

开源和节流。

开源:携程找到了可以盈利的业务:酒店。曾经尝试过机票、旅行团、门票,但收入并不可观,而酒店这项业务才让携程尝到了大甜头。

92年-95年期间,全国星级酒店达到6000+,有3000+是亏损的,行业空房率30%+。但很多旅客出门仍然找不到酒店入住。那么契机就这么诞生了:

需求方:旅客需要中介,帮忙连接陌生地的当地酒店。

供给方:酒店也需要中介帮忙介绍旅客。

携程巧妙地利用了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开源就这么来咯。

节流:携程的早期广告一般围绕着飞机和旅客,这样的营销比较精准。

五、天赐良机——竞品的懵逼

携程当时有个强大的竞争对手:艺龙。当然艺龙现在名气不如携程,原因是当年的元气大伤。

艺龙的创始人唐越,是一位非常优秀的竞争对手,也曾赴美留学,曾就职于美国最大的投资银行之一的美林证券。

然而可惜的是艺龙选错了合作方。2000年3月,Mail.com以6800万美元收购了艺龙,还给艺龙画了超级大饼。Mail.com 的子公司World.com,World.com的子公司Asia.com。当时计划Asia.com以艺龙为核心,吃下整个亚洲的市场。不断提高B2B、B2C的业务,不仅经营城市生活服务,还做电子商务。最后的结局,可想而知,和泡沫破裂后一样。

好在2001年,唐越发现了自己踩了个大坑,赶紧从Mail.com重新收回艺龙,才把艺龙从坑中带出来,业务重心转移到酒店预订上面,才逐渐让艺龙复苏。

六、以小吃大

收购现代运通,当时的现代运通的峰值时期一个月有2-3万的预订量,而携程900间左右,当时的携程只完成第一轮融资50万美金,第二轮融资还没有到账,现金流短缺。但由于天时地利人和,携程果然收购了现代运通,在收购一个月后,美国的凯雷集团以及其他联合投资方给携程的1200万美金到账。

人才收购----诚聘商之行的创始人吴海,当时的商之行也是同样达到月定2-3万。但是吴海之前由于融资的问题,把商之行卖给了一家美国基金,自己只留一小部分股份,但是他和这家基金合作并不愉快。携程的季琦知道后,反复与之沟通,并给了他极大的授权。

吴海到携程就职后,复制了之前商之行的成功经验,在非常短的时间内让携程的订房量涨了几十倍。

七、分久必合----合并去哪儿

携程碰上去哪儿可谓是棋逢对手,去哪儿运气不错,没有像当年的艺龙那样伤过元气。这两家公司在几年间的竞争其实是相当惨烈的。去哪儿比携程晚成立6年,但在长年的厮杀下,仍然屹立不倒。其中固然有携程的失误,也有去哪儿的明智。在这里就不具体展开(篇幅太大),以后有机会再单写一篇携程与去哪儿的那些故事。

编辑:电子商务 本文来源:年过18岁的携程如何沦落成全民公敌,818携程那个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