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 > 财经资讯 > 正文

走出南京,英媒称中国雷人抗日剧盛行助燃钓鱼

时间:2019-09-11 21:07来源:财经资讯
* 中国去年一年拍摄了至少170部抗日剧 网友津津乐道的手撕鬼子 09年的一篇旧文 英国路透社5月25日报道,原题:中国制片商为何热衷仇日史中鹏靠“死”谋生。这名扮演日军士兵的替身

* 中国去年一年拍摄了至少170部抗日剧

图片 1 网友津津乐道的手撕鬼子

09年的一篇旧文

图片 2

  英国路透社5月25日报道,原题:中国制片商为何热衷仇日 史中鹏靠“死”谋生。这名扮演日军士兵的替身演员在各种抗日剧中“一死再死”。尽管戏路很窄,曾在一天内“死”31次的他已小有名气。对中国观众而言,此类演员在无休止的抗日剧中反复“死”去,是强烈提醒勿忘日本野蛮侵华史。

四月末以来,两部题材与南京大屠杀相关的电影《南京!南京!》和《拉贝日记》在中国同时上映,引起热烈反响。尤其《南京》一片,由于完全是中国国产,又是直接全景式的反映南京大屠杀,更加受到媒体和公众的广泛关注。公映之前,街头广告已经铺天盖地;上映之后,更是连创票房佳绩,十天就达到了一亿一千万。

3月2日在浙江横店影视城拍到的群众演员,其中一人身穿日本军服。REUTERS/Aly Song

  日本的外交学者说,中国去年共拍摄200多部抗日影视剧。如今这种情绪已成为钓鱼岛争端的助燃剂。但此前对仇日情绪长达数十年的支持,却意味着北京正陷入一种宣传陷阱。“中国领导层如今很难(就争端)做出妥协”,新泽西西东大学的何毅南(音)如是说。

一时间,南京大屠杀再度成为中国社会的热点话题。近十几年来,尽管中国民众总体上已经让人觉得越来越现实和冷静,但有关日本侵华战争历史的问题,仍多次迅速点燃中国大众几乎难以遏制的激动情绪。《南京》热映,是否意味着中国要再次掀起反日的民族主义浪潮?

* 经常反映南京大屠杀等二战暴行

  随着东海之争继续上演,公开的敌意盛行于中国银屏。但在饰演抗日狙击手的某演员看来,其中并无政治因素,“人们对这种题材喜爱由来已久。”一些影评人表示,鉴于审查制度对其他题材的限制,尽力吸引观众和广告的竞争性市场自然会充斥战争题材。制片商认为只有抗日题材才能获得狭隘爱国者的赞许。据估计,约70%的中国电视剧为战争题材。主管部门去年批准拍摄69部抗日电视连续剧。每天晚上,中国观众都会受到此类作品的“狂轰滥炸”。

然而细看《南京》一片,不难发现至少创作者的初衷绝非鼓动民族主义,而恐怕恰恰是想引导公众情绪走出盲目仇日的阴影。该片在表现南京大屠杀中中国人的痛苦与反抗的同时,还着力刻画了一个原本拥有正常感情和良知的日本兵,描写战争对他人性的摧残,他内心的反抗和痛苦,以致最终自杀身亡。影片似乎很直接地想告诉中国人,日本人不是天生没有人性,值得痛恨的是日本军国主义制造的战争而不是日本民族和人民,战争对所有参与者都是巨大的伤害。

* 影片加剧岛屿主权争议引发的中日紧张关系

  战争剧角色已成为横插在中日关系中的一个因素。“南京大屠杀确实发生过”,东京大学教授松田康博说,“日本确实侵略过中国。这都是事实。但200多部影视剧出炉,你可以想象其负面效应。”

这本身并不是什么复杂的道理。回顾中国抗日题材的各类作品,从老舍先生的《四世同堂》中善良的日本老太,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反映南京大屠杀的著名电影《屠城血证》中良心未泯的日本兵与中国女孩的恋情,都让人觉得,《南京》被媒体大肆炒作的“新思路”似乎也并不是导演陆川的独家新发明。中国的知识分子一向并不缺乏剖析人性的深度,然而公众的情绪却很难仅靠这样一部情节过于简单的电影改变。票房佳绩并不代表《南京》表达的主旨为观众普遍接受,相反,不少观众批评影片夸大了日本人的善良,与历史事实不符。放映《南京》的影院宣传墙上依然不时出现各种对日本难以入目的谩骂,网络上的争议更是不绝于耳。《南京》欲倡导中国人更加健康、成熟的心态固然可嘉,但如同该片过于简单的情节一样,其对中国民众心态的认知恐怕也过于简单了,因而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

* 最近剧情变得更加荒诞

  抗日影片曾用于巩固中共执政基础。建国初期,其展现的是游击队的英勇事迹。其中日军的残忍是不可或缺的元素,但避免了过度丑化入侵者,剧情重点也放在毛领导的持久战的胜利,而非中国人在战场上明显优于侵略者。史学家说,这段时期的电影符合中国更广泛的地缘政治战略:获得日本的外交承认并寻求离间美日关系。从上世纪80年代初起,中国影视开始毫不留情地将镜头对准日本侵华战争期间的行径。“领导层或许意识到遭受外侮的集体回忆对团结民众更有效”,香港中文大学研究员特鲁斯特说。

心理学上认为,如果一个人有某种不健康的心态,只靠告诉他什么样更加健康、应该怎样做往往收效甚微,重要的是要通过交流,使他自己挖掘出这种心理问题的根源——虽然这些过去的事情大多从事实上已无法改变,但认识到它们对自身心态的影响,本身就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问题。中国和日本之间有关历史问题的互动可以说也偏离了健康的心态——当然,就像一个有某种心理问题的人完全有可能在其它方面做出杰出成就,成为一个总体上成功的人,我们不必夸大民众情绪和历史问题在中日关系整体框架中的角色。如果在更多政治和现实色彩的领域考察,中日关系自然还有受其它因素影响的发展轨迹,但如果我们期望融化两个民族之间内心最深处的冰山,必须在中日双方的交流中,理解和认识以南京大屠杀为代表的问题,几十年来在各种历史和国际环境的复杂作用下,如何构成了中日之间的鸿沟。要“走出南京”,注定是艰难的“融冰之旅”。

撰稿 雷大为/李兰熙

  但目前有迹象表明,中国剧作家们正胡编乱造。近期某些影视剧的荒诞和暴力情节已引发批评。一些导演将神奇的武打融入剧本,手无寸铁的中国人能让许多日军兵命丧黄泉。有关部门已下令整治“雷人”抗日剧并要求其“更加严肃”。就连大忙人史中鹏也开始对饰演丧命的日本兵感到厌烦。(作者大卫·拉格等,王会聪译)

比如,战争在人类历史上并不少见,为什么南京大屠杀显示了惊人的残暴?观众觉得《南京》中生性善良的日本兵角川不可信,就是因为他们没有看到究竟是什么力量使他最终走向深渊。读读日本老兵的日记,恐怕更能理解当时的日本人一旦入伍后接受的可怕教育带给他们的影响和压力。著名美籍华裔作家、《南京大屠杀》一书的作者张纯如说:“他们不珍惜中国人的生命,因为他们连自己的生命都不珍惜。”而当时日本社会这种扭曲的意识形态又与整个国际背景下日本目标与实力的不协调深刻相关。《拉贝日记》中,宫鸠彦亲王(南京大屠杀前日方最高指挥官)说,当你面对一头巨大的大象时,办法不是包围它,也不是捉住它,而只能是杀掉它。这足见日本侵略者面对庞大的中国的首都充满了恐惧,便不难理解他们屠杀所有战俘甚至无辜百姓的残暴行径。

中国横店5月26日 - 群众演员史中鹏以“死”谋生。这个健壮的特技演员在中国拍摄的战争电影和电视连续剧中扮演日本兵,一次又一次地被打死,每月能挣3,000元人民币。

 

二战结束之后,日本没有像德国一样对战争进行深刻反省,尤其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甚嚣尘上的极端右翼势力否认历史,激起了中国的愤怒。比理解日本战争时期的极端暴行更难的,是让中国人理解战后的日本。日本为何不能彻底清除战争的毒瘤?英国学者布衣在其《罪孽的报应》一书中回答了这一问题:“我不相信日本人天生充满孩子气(无责任承担,也无须与他人协调),正如我不相信他们本质上属于危险的人群。没有什么危险的人群,只有危险的局面。而危险的局面……是政治运作的结果。当然,这些运作会受到文化和历史境况的影响……”战前的日本本来就处于东、西方之间的认同危机之中,战后充满政治色彩的东京审批和保留天皇,使得日本难以建立起一套走出战争、回归正途的价值体系。德国人认罪之后可以回到正统的西方价值观,而日本却处于无处回归的尴尬境地。
在冰山的另一侧,当中国从一个被侵略和殖民的国家向世界强国转变,中国人的心态经受着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残存的“受害者情结”、对自身极高的期望和融入主流过程中遭遇的不理解都是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不断强化的注脚。而面对民间的反日情绪,中国政府开始似乎也表现出特有的宽容:网络中不堪入目的攻击谩骂很少会像其它“敏感词汇”一样遭到屏蔽,反日游行虽然也在政府监控之下,但在中国游行获得批准本身已实属鲜见。如果是想以此作为民众负面情绪的出口,中国政府现在恐怕也发现是十分危险的,因为这种极端的情绪最终必然伤害社会稳定和国家利益。但公众情绪一旦产生,便难收敛。更何况中日之间的积怨融合了所有这些文化和历史的基因,要“走出南京”,恰恰不可忽视这些,将问题过分简单化为人性与反人性的斗争。怀抱理性,也正是为了理性,我们同样可以要求对历史有个交待——而有关南京的历史不只停留在1937。

23岁的史中鹏表示,尽管戏份不多,但扮演日本兵让他在中国小有名气。史中鹏说,曾经在一天里死了31次。电视剧《遍地狼烟》最近刚在浙江横店影视城结束拍摄,他在剧中就遭遇了一次很典型的可怕命运。

“我扮演一个猥琐的日本兵,大家一看就觉得他该死,”史中鹏表示,“我最后被炸死了。”

对于中国观众来说,屏幕上不断上演的抗日剧,让人难以忘记日本残酷占领中国14年的痛苦历史。中国曾经遭受外国列强的百年欺凌,尤其是日本。

日本外交政策学者表示,去年中国拍摄了200多部抗日影视剧。

影片营造出的仇恨情绪,现在成了中日在东海海域领土争端中一个推波助澜的因素。中日钓鱼岛(日本称“尖阁列岛”)之争,是1945年日本投降以来两国最严重的冲突。日本的盟友美国拒绝表态支持哪一方,只是坚称应该和平解决争议。

但中国官方几十年来支持的仇日情绪,意味着北京现在陷入了自己挖下的宣传陷阱。中日可能僵持不下,而中国政府几乎没有与对方谈判或者后退的空间。日本的民族主义高涨,也让日方很难退让。但在民族主义情绪很强的习近平上任之后,中国在此问题上或面临更加艰难的抉择。

“如果本届中国政府想要妥协,将会非常困难,”美国新泽西州西东大学(Seton Hall University)的教授何忆南表示,“公众势必会反对,领导人很清楚这一点。”何忆南研究战争记忆对于中日关系的影响。

中日紧张关系和相关的宣传活动,其实远远超出岛屿争端。在这背后,是中日在亚洲争夺权力和影响力的博奕,以及中国内部的政治斗争。许多中国观察人士认为,中国领导人培养反日仇恨情绪,是为了增强自身的政治地位。一些民众对于官员腐败和环境污染等问题日益不满,开始质疑中央领导人。

**政治因素推升产量**

东海上的领土主权之争僵持不下,敌对怒火也烧到了中国的银幕上。

在电视剧《遍地狼烟》的拍摄现场,在横店的一座草木丛生的小山坡上,男主演靳东饰演一名年轻的中国狙击手,肩负打击日本侵略者的使命。在其中一个场景里,靳东与战友穿过一个村庄抵达一个新的射击点。该剧翻拍自2011年上映的同名动作电影。在拍摄空档接受采访时,靳东否认政治因素推高抗日电视剧和电影产量的说法。

“这是长期以来很受群众欢迎的主题,”他说,身上穿着具有明显德式风格的国民党制服,头戴钢盔。“这是事实。”

原版电影由香港资深演员梁家辉出演,英文片名是Cold Steel。电影改编自一部畅销的网络小说,讲述年青猎手牧良逢因枪法精准而被征召入国民党军队的故事。戏中他曾多次与一名冷酷的日本狙击手井一男决斗,场面血腥。两人都坠入爱河,牧良逢爱上了一名战争遗孀,而井一男则与日本军医院的护士相爱。但电影在两位战士之间清晰地划出了道德界限。

“我希望嫁给一名武士,而不是谋杀犯,”剧中名叫滨田凌子的护士对井一男说道,谴责他残杀平民。

在翻拍的电视剧中,导演李云亮表示,他并不打算妖魔化战争中的敌方。“在我们的剧中,日本士兵也有感情的,”他说。“这场战争给中日双方都带来了苦难。”

北京的监管层仍锲而不舍。根据未公开资料,新剧的故事情节将更具政治性,会更着重强调国共合作中共产党一方的军事实力。

**战争题材**

一些中国影评人表示,由于审查当局宣布严禁拍摄其他许多主题,在这个激烈争夺观众和广告的市场中,战争自然而然成为主要题材。

“只有抗日主题不受限制,”直言不讳的文化评论人、上海同济大学教授朱大可说,“电视剧编导人员认为只有藉助抗日主题,他们才能赢得那些喜欢这类题材、思想狭隘的爱国人士的赞赏。”

朱大可估计,中国所放映的电视剧中,战争题材约占到70%。中国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去年批准拍摄69部抗日电视连续剧以及约100部电影。官方媒体报导称,其中多达40部在横店影视基地拍摄。中央电视台4月报导称,截至3月底,有超过30部抗日电视剧正在拍摄或计划拍摄。

每天晚上,电视台争相播放八路军和新四军与日本侵略者浴血奋战的英雄故事。这些电视剧发掘抗战时期充满欺骗、背叛及合作的历史来精心设计情节。

1月在香港举行的一场研讨会齐聚了双方的舆论界人士,包括军队退休军官。研讨会专门指出,抗战剧在中日两国关系骤然降温方面扮演了重要角色。

“是的,南京大屠杀实实在在发生过,”东京大学教授、前防卫厅研究员Yasuhiro Matsuda在研讨会上表示,“日本确实入侵中国。这些都是事实。但是,当有200多部战争电影放映出来,你可以想像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有多少。”

日本政府去年9月宣布中日有争议岛屿国有化,激起中国各地的反日浪潮。中国对日本产品的需求全线下滑,仇恨情绪不言而喻。根据日本海关数据,截至3月的一年内,日本对中国出口减少9.1%至11.3万亿日圆。

在东海海域,中日双方至今表现出了克制。不过,由于意外或误判从而引发冲突的风险仍较高。在习近平领导下,中国已经加强空军及海军部署,军事专家认为这旨在损耗日方在这些可能资源丰富的岛屿附近的力量。

**渲染传奇色彩**

渲染共产党发展过程中的传奇色彩,抗日题材电影是工具之一。

中华人民共和国刚刚成立那几年,这些电影显示出在毛泽东领导下,爱国的共产党游击队领导的英勇抗日。相比之下,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则被刻画成腐败无能,还与以美国为首的外国势力狼狈为奸。1970年代以前出生的大多数中国人都记得那个时期的黑白电影。

其中,《地道战》是全球观影人数最多的一部电影,据中国军队电影制片厂--八一电影制片厂估算,到2006年,该片观影人次达到18亿人次。在这部60年代拍摄的电影中,游击战激发足智多谋的农民在居住的房屋下面挖掘四通八达的地道网,他们不断利用地道袭扰日本侵略者。

由于当时政治管控严格且精神层面没有其他娱乐活动,这些电影定期上映,意味着几代观影人多次观看这些电影。这些电影通常都是制作较为原始,有的通过画外音帮观影人了解情节。主题必定是日本军队残忍对待中国战士和民众,但颇为自相矛盾的是,这些电影又避免过度丑化入侵者。电影很少发掘日本角色,情节发展往往集中在毛泽东领导下的抗战取得胜利,而非入侵者在战场上明显取得的作战优势,迫使中国军队一路败退,直到战争结束。

历史学家称,这段时间,中国的电影制片人遵从一项地缘政治策略,即中国希望避免疏远东京。

当时中国共产党希望在外交上获得日本承认,同时也希望挑起美国与其在亚太最重要的盟友间的矛盾。严格的审查消除了体现日本人残暴的内容。1956年在沈阳和太原举行的军事法庭审判,中国宽待日本战犯,从今天看来这简直难以想象。接受审判的51名战犯无一被判处死刑或长期监禁。

这段时期的教科书提到了主要事件和战役,但淡化了日本侵略的范围和影响。电影制片人避免从类似1937年南京大屠杀的暴行中挖掘电影题材。一些历史学家暗示,共产党还决心压制纪录主要战役的电影或详细史料,否则,注意力将转向在抗日过程中担纲要角的国民党军队。当民国首都南京沦陷时,共产党的部队在保卫这座城市中几乎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回顾日军暴行**

这种态度在1980年代初期发生转变,当时中国电影界开始对日本战时犯行不再有所保留。中国与日本在1972年建交,文化大革命在1976年结束,在邓小平领导下的共产党开始进行市场改革开放。

历史学家指出,当时的共产党迫切需要恢复执政威望,扫除要求政治革新的呼声,重提日军暴行刚好能够分散注意力。相较之下,对于共产党自己造成的重大灾难,包括毛泽东发动的导致数千万人饥荒的大跃进,共产党仍然强力打压相关的记录或公开动作。

1989年天安门事件严重撼动共产党根基之后,中国官方提倡爱国主义的愿望更加强烈。“或许领导阶层发现到,集体遭到某个外部敌人迫害的记忆,更能够有效地产生凝聚力,”香港中文大学的电影及历史研究学者Kristof Van Den Troost指出。

当时最具知名度的电影之一是《红高梁》,改编自2012年诺贝尔奖得主莫言的小说,女星巩俐及导演张艺谋凭此片开展电影事业。这部电影极具冲击性,从一段农村恋情,切换至一幕血腥的场景。影片中日军下令一当地屠夫活剥一囚犯的人皮,屠夫出于不忍选择将囚犯刺死,立即遭到机关枪射杀。接着屠夫的伙计被迫活剥另一名囚犯的人皮,这名囚犯为共产党游击队员。

随着中国各地纷纷设立抗战纪念馆,电影界得以大量拍摄反映南京大规模屠杀及强暴的影片。中国方面估计南京大屠杀的死亡人数为30万人。日本及一些其他外国的估计人数较低。

如今,一些电影虽然仍呼应官方的反日立场,但处理方式较以前的影片已经变得较为微妙。在2009年的卖座片《南京!南京!》,导演陆川安排一名慈悲为怀,名叫角川的日本军官角色,由中泉英雄饰演,角川在南京大屠杀期间没有与其他日军为伍。

但有时候,电影人也可能触犯中国当局的底线。《红高梁》男主角姜文所执导的第二部电影《鬼子来了》,遭到中国广电当局封杀。这部电影赢得2000年坎城电影节评审团大奖,但之后在中国遭到禁演。该片讽刺河北一个村子里的村民在看守一名被俘日兵及其翻译的混乱过程。虽然电影结局是村民惨遭屠杀,但电影审查当局批评这部片子美化了日本俘虏,而且没有将中国人民刻画成勇敢无私的爱国者。

**荒诞情节**

虽然制片公司持续推出新戏,但目前迹象显示,编剧已经江郎才尽。近期某些作品的荒诞和暴力情节,已经引起批评。

一些导演将出神入化的武术与战争剧结合,片中的中国人手无寸铁便能击毙众多日军。

在电视剧《抗日奇侠》中,一名中国武术高手徒手将日本兵撕成两半。在另一个场景中,一个日本兵被打到穿肠破肚。

在外界批评抗日剧荒谬的声浪下,中国国家广电总局这个月下令整治,要求制片公司制作“较严肃的”戏剧。

就连史中鹏也对扮演丧命的日本兵感到厌烦了。

“我长得不帅,所以我就演日本兵,”他说。“我更愿意演个八路军战士。”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编辑:财经资讯 本文来源:走出南京,英媒称中国雷人抗日剧盛行助燃钓鱼

关键词: